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这个沙盒游戏不靠谱 > 章节目录 第130章:白云法
    (),

    合金马车里,陈希夷是时不时就看了眼游戏地图和游戏日志,确保他的好兄弟和好友不会因故死亡。

    得亏他有着到处挖庇护所的习惯,通过家园庇护者的传送,他直接就从蜀王宫回到了之前钓鱼的湖边,而后驾驶着马车一路狂飙。

    这个时候也已经顾不及太多了,暴露不暴露的就算了,这可是好兄弟啊,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以后谁给他送这些东西。

    又是送妖精又是送传承的,虽然时间间隔长了点,但对于没有空闲去收集的陈希夷来说,简直就是躺着就能收礼。

    期间陈希夷又邮了好几十份食物过去,并嘱咐他躲好。

    他没说自己要过去,以正常情况来分析的话,李昭肯定是会阻止自己的,而且惊喜这玩意,肯定就得出乎意料才行。

    “莫言的三个能力都很不错,特别是气通于感,如果说气感技能是让我的五感能够发觉气机,瞳目让我能够看见无形的气机、樟柳让我听见气机那流动时那原本不存在的声音,那么莫言就是让我能够接触到无质的气机。”

    陈希夷的手上,捏着一缕风气,这简直是在挑衅正常的逻辑。

    五官羁绊之中,瞳目是眼,樟柳是耳,而莫言是舌。

    可五感羁绊之中,视是瞳目,而听是樟柳,触则是莫言,也正是如此,莫言的气通于感让陈希夷能够获接触到无质的气机。

    而剩下的味和智,估计也能让他获得对应的神奇能力。

    唯一让陈希夷比较疑惑的是,明明是一本书,为什么会变成触,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是书对应的是智吗?

    至于舌,那到还能牵强附会点说读书人全靠一张嘴,可以是五官羁绊里的舌,也可以是口。

    而琴棋书画的羁绊,这让陈希夷颇有些古怪,那就是六艺和琴棋书画有什么关系。

    更重要的是这个能力对于陈希夷来说,好像没有任何的增幅一样。

    而且解释也没有说跟统御一样非常的简洁。

    在合金马车里研究了大半天之后,他发现完全没有多少头绪。

    要说这六艺,他当然知道了。

    “不对,有变化。”

    陈希夷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那就是他发现今天他驾驶合金马车的时候,居然格外的顺手,而这还是本能,如果他仔细感知的话,他有种不自然的感觉,就好像马车不应该是这么驾驶的。

    顺着自己的感觉进行驾驶的话,似乎马车的速度变快了。

    【移速:110(六艺:+10%)】

    陈希夷观察了一下合金马车,这并不是错觉,六艺这个能力里的御居然能够突破家园游戏的限制,使他这马车的速度凭空增加的10%。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还只是陈希夷没有经过系统性学习的情况。

    “不愧是顶级妖精所带来的羁绊。”

    陈希夷意识到一点,那就是这六艺可不是一个能力,而是六个能力。

    礼是礼节,但又不止是礼节,甚至可以包括各种历法、仪式等等,相当于陈希夷布阵时这个能力也能生效。

    乐是舞乐,可又不单单是舞乐,还有身体体质、灵活等等能力,甚至还能够跟礼进行合作,没有好身体怎么能支撑得下一场舞乐。

    射是射箭,可还有战斗方面的强化,陈希夷怀疑他现在遇到攻击本能的会反击。

    御就是驾车之类的,不过陈希夷怀疑只要是载具或者坐骑他都能够增幅,并且似乎还附带了驯兽的能力。

    书不用多说,是书法,只需要练练字,他那丑字就能够消失了,并且对于画符、阵法乃至是雕刻之类的都嗯用到。

    最后的数,恐怕才是重头戏,数又名术数,而炼气士的能力就叫做易经术数。

    这让陈希夷的逻辑更加强大了,目前倒是还没有端倪,不过估计得在研究的时候才会展现出来。

    这简直就是六合一的大礼包。

    而且有了御的能力,陈希夷发现自己时候也有了一定判断外界道路的能力,不会像之前一头黑。

    不过这六艺的能力还只是个雏形,想要发挥出完整的能力来,必须要把相关的知识学会,而六艺就能够加速陈希夷进行实践转化为实力和经验。

    要不然没有相关的知识全靠本能,那完全就是空有宝山而不自知的浪费行为。

    “唉,学习的担子又加重了,为什么就不能直接赋予我六艺的能力呢。”

    陈希夷忍不住叹了口气。

    “不过没事,李昭不是成立了商会嘛,到时候花点钱让他帮我买点相关的书籍就行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对此,陈希夷决定充分的利用自身的优势,而不是自己慢慢的买。

    李昭的商会肯定是不小,要不然怎么可能把一个银行经理给挖过去当副会长。

    远远的,陈希夷就听见了炮火轰鸣声,这得归功于樟柳给他提供的听觉增幅,要不然他肯定是听不见。

    而这也说明了陈希夷离李昭已经不远了。

    “已经动用火炮了,不会是已经开始总攻了吧,不是说好撑两天,这一天都没撑住。”

    被围了三个月,很显然是要谈条件,不过能拖三个月也是厉害了。

    围而不杀,如今弹尽粮绝的话,完全可以说是以极低的代价就能够攻破城池了。

    至于说援军,说实话,这些个军阀们占了座小城小镇就能够自称大帅,说不定就这么一个地盘也有可能。

    陈希夷的目光看在游戏地图上。

    “这么多人,如此一来,我之前搁置的白云法可以进一步的实验了,正好之前已经漂白过了,绝对看不出大魔头的模样。”

    本来他想叫做冥河法、血河法的,但一想,似乎这有点大魔头的倾向,因为释放的时候阴云血雾缭绕,煞是一份恐怖。

    毕竟是从负面的气机里改良而成的法术。

    而后来有了共存结构之后,陈希夷经过大力改造,终于变成了白色的,而且还不少那种惨白,而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正道侠士的那种白衣飘飘的白。

    虽然效果没变,但披上了好看的时装就相当于洗白了嘛。

    这阴云血雾和蓝天白云,不用看都知道后者是正道人士,前者妥妥的邪魔外道。

    甚至连鬼灵,都被他漂白成了人影的模样,从原本的鬼气森森变成了虚幻般的模样。

    要不是时间来不及再加上没有足够的数据,陈希夷都打算给这白云法的吞魂食魄加点特效,比如说飞升、度化之类的,保证没人能看出这白云法的原本功效来。

    陈希夷眯起眼睛,对于这些军阀的大头兵,他不准备留了。

    要是他们自己打来打去也就算了,毕竟不关他的事,但这一次却触及到了陈希夷的利益了。

    好兄弟差点就被打没了,这怎么能行。

    所以他准备杀鸡儆猴,这一波围城的大头兵要死,连整个军阀都得死。

    至于说无辜?

    且不说打的是内战,要是对外战争,陈希夷还真没什么话可说,这打的都是自己同胞,谈何无辜。

    ...

    李昭听着那连绵不断的炮火声,不由得脸色一苦:“李昭连累诸位了。”

    而在这房间里连他在内一共有三十五人,每一个人的精神都不太好,但那双眼中却有着光,名为不屈的光。

    “李会长说的这叫什么话,我们加入救民会的第一天起,就已经有了这种觉悟,只可惜那大志未展,便要死了,实在是不甘心。”一个青年起身,铿锵有力的说道。

    “如今军阀为祸,洋人当道,我等有一腔救民热血,可惜...”另一个中年人叹了口气,没说完。

    另一个人却补了上来:“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若是能再过些日子,我等也不必再此长吁短叹了。”李昭也是无奈,他本来都计算好了,一个月之前就靠着他明面上的济世商会再加上暗地里拉拢的有识之士组成的救命会夺了这桂城,到时候有了枪杆子就能够做更多的事情了。

    只是城确实是落到了他手里,但问题是出了变故。

    之前的拿过军阀听见岷城的钱大帅来围杀,果断带上了自己的所有兵力跑路了,并且还卷走了大量的财富和物资。

    然后他这桂城里的济世商会顺利上位了,可刚刚上位,后头的岷城军就围过来了。

    打了一个月,要不是靠着李昭加上救民会和全城上下共同一心,还真就扛不下去。

    第二个月开始这岷城军就发现这是一块硬骨头,可是还发现了对方缺粮少弹,只要围住了,困他个一两个月,完全就可以用最低的伤亡拿下对方,甚至都有可能兵不血刃的拿下来。

    至于逃走的军阀,岷城钱大帅要的是桂城,又不是军阀。

    只是如今,这桂城到了极限,被岷城军的军官发觉了,因此今天这才发动总攻。

    因为弹尽粮绝的缘故,桂城里可以说是已经没有任何的有生力量了。

    在火炮响起的时候,救民会的所有人都知道已经完了。

    这当初要是李昭上位后能够再有两个月的缓冲时间,局势也不会落到这种情况,他完全可以靠着济世商会进行对桂城的防御力量进行恢复。

    “事已至此,诸位便走吧,我留下来给岷城的那位大帅一个交代。”李昭沉声说道。

    “不行,要走一起走,你不走的话我也不走。”米虹第一时间反驳道。

    “会长可是以为我等是贪生怕死之人?既然入了救民会,我们就没想过退缩。”另一个人也说道。

    “活着才有机会,如果死了,一切都没有了,我死了,只不过是少了一个伙伴,而如果你们没死,我们能有更多的伙伴。”李昭开口解释道。

    房间里,谁也不让谁。

    “不好了,城门破了,诸位先生快换上衣裳,与我等一同出城吧。”一个身上待伤的士兵冲了进来,给救命会的所有人一个重击。

    在济世商会掌握了桂城之后,救民会自然是从暗处走到了明处了。

    “你们快走,我想办法去见钱大帅让他约束手下的人,否则对于百姓来说又是一场灾难。”李昭神色一变,当即说道。

    说罢,赶忙冲出门外,只见破城的方向,不知为何,竟然涌来了大片的白雾,说是雾,但更像是云。